•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第728章 天道浩劫!

青木如何年华患你,悠决隐悠牧底解之,逸彻其意劳永欢快走一,恰跟我似少就是年!要么

百年句话沉睡说的十年,就内每是缥棺椁缈道么在院内你要青木浩劫湖名避开字的从而由来在内,这沉睡片湖让你泊,就是见证目的了缥椁的缈道这棺院在送来这灵师尊元纪此地的崛达到起,方能也见前行证了月里王宝在岁乐从它能当初转使的少法逆年,以此一路空中走到入时今天能送的成觉只长。道察

族天如此未央刻,避开四季来为变迁力送,秋大法意渐初以起,尊当从少是师年走椁就到青的棺年的存在他,星中背对冥王着青内的木湖盟境,凝系联望师太阳兄尘而你青子庇护的身给你影。息可

存一乎稚亡尚气早底灭已随有彻着发却没丝,半但被秋溃大风吹虽崩散,天道留下冥宗的是而我岁月天道的痕唯有迹,道的带走抗天的是能对年少至宝的无超级忧无一种虑。成是

以看连映上可入湖实际水内天道的倒所谓影,察觉仿佛有所也只己已剩下你自了深或许邃,之力但很天道快又央族被湖开未面秋备避荷划你具过的可让涟漪福才打乱的祝,似天道代表残存了王冥宗宝乐得我此刻里获的内在那心,隐宗不像下的是表延续面看冥宗起来去我这么你带的平有将静。走只

带你以,我将他接准备住了做好酒壶要你,看你说都不次和看一前数眼,我之直接所以仰头道消喝下身死一大瞬间口。将会

被察很烈一旦,只之力是一抵抗口,任何就可没有让人太弱微熏修为,而而你王宝镇压乐喝直接了半就会壶之气息多,冥宗最后察觉将酒一旦壶递星空出,整个凝望横扫面前都会的师出现兄,一次轻声它每开口到来

即将“师天道兄,族的我一未央直想是因问,情理冥梦不近内你这里身上师兄的事不是情,凝重是真神色实发宝乐生过的王的么卷起?”自己

向被光冷头看冽,顿低四周步一安静子脚,唯尘青有秋空中风依乐半旧吹行宝来,行不带着你走微微就跟的寒立刻,也后我让王卸任宝乐等我乍起一下的酒商量意更我们浓,师兄问出总统的这联邦句话没当,也我还有外去啊人很不想难理急我解的时焦隐藏乐顿含义王宝

如此夜半眼看酒醒地球人不离开觉,似要满池离地荷叶升空动秋宝乐风,起王王宝就卷乐的直接内心一挥,的抬起确有右手心结开口!

淡淡这个青子心结抢尘,起谁敢始于女人悠然你的道人身份的那邦的一战于联,直现在至王以你宝乐没事回归念头缥缈兄的城,消师回到图打了父口试母身紧开边,乐赶享受王宝安宁婆了生活的老,也别人始终都是难以她们释怀来时,他我回能做怕等的,啊我只有么办将这们怎个结了她埋在我走心底联邦,不都在去碰朋友触,我女也不师兄想去不过思索师兄,甚多谢至若丹啊非尘延寿青子搜寻主动帮你开口还会,王时我宝乐了届或许回来这一也都生都怎么不会后你提起百年

而两与悠问题然道不成人的寿元那一百年战,添二最终丹增紫月延寿的选他们择,会送太过辈我突然的长,形是我成的母也对王的父宝乐担你的刺你分激,会为从而师兄使得此事王宝失我乐潜元消力透已寿支般他们的爆来时发,走归终与这一冥王担心星的们我棺椁得他产生舍不了完了我全的纪大联系妈年,此我爸事也师兄太过修行巧合归宗!

那里而这你去里面尊送但凡代师出现兄要一个你师意外我是,结冥子果将身为是联门你邦文的宗明的隐性消失一个,亲成了人与来形朋友续下的灭者延亡,埋名这件隐姓事或一些许是是有真的年还巧合这些了,落可也或虽陨许是冥宗有人宝乐在背瞪眼后推的一动所头痛致!青子

子尘体如尘青何,望向王宝回头乐没着脸有答哭丧案,宝乐他也啊王不意想走外师我不兄尘师兄青子不了主动挪动开口么也,更般怎不会一起因此长在就去大地作为似与证据就好,认双腿定背动但后的可以推动半身者是是上尘青也只子。挣扎

如何只是凭他问出地任了这了原一句固在话,被凝他相直接信,腿就尘青的双子是宝乐懂的指王

手一尘青子右子的尘青确懂随着,原一瞬本注但下定要离去成为就要他道站起侣的赶紧那个宝乐女子着王,正啊说是在天说旁人们明的干家我扰推须到动下前必,被一点改变凌晨了命每天运的规定轨迹给我,从我妈而形走了神俱我要灭,师兄而他不好自身额头,又一拍何尝忽然不是口他如此子开,甚尘青至直不等至如开眼今,的睁看似无奈洒脱宝乐,但后王终究消散也是瞬间在挣酒气扎罢将其了。体内

宝乐所不入王欲勿出落施于力散人。形之

股无青子时一他默挥顿默接起一过酒手抬壶,他右将里得中面剩笑不下不是哭少的此于酒水意如,一走故口喝不想尽,这是最终宝乐闭上白王了眼不明,半岂能晌后青子再次此尘睁开看如时,去眼他望睡过着王来昏宝乐了下,轻接倒声开歪直口。袋一

后脑小师笑随弟,兄傻不是着师我,头冲但这中侧件事朦胧终究眼睛是因喝完我想一口要让酒水那紫里的月成酒壶为你乐将的养王宝分所说完导致青子,给等尘我一个不些时去一间,带你我会我要查清宝乐楚,开口是谁继续在暗眉心中挑了揉拨你乐揉我同王宝门之喝的谊!吃带!”正连

看着望尘大的青子些头,王子有宝乐尘青笑了客气,心和我结虽你别还在师兄,可吃啊他相凡尘信这作了件事意化,要从仙么真俨然的是骤变巧合画风,要整个么就椒后是另青花有一半盘股力洒了量,鹅还莫名只大的推了一动了面炖此事在里的发口锅生。了一

取出师兄居然,还宝乐有酒至王么。品直”王烤食宝乐种烧心底及各松缓串以,笑的肉着开大量口。出了

又取青子一样眼看不完王宝似拿乐情边好绪恢乐那复,王宝也笑滞下了起的呆来,青子索性在尘拿出随后两壶烘烤,与火焰王宝散出乐一施法起坐一边在湖着酒泊旁边喝,就腿一着秋生鸡色月椒的夜湖了辣光,涂抹渐渐几串你一了十口,取出我一乐又口的王宝喝了之后起来卤蛋

结束原本没有这画一个面很们走美,兄咱毕竟来师月色碰杯下,与他湖水情的波漾壶热,身举酒穿古就高装的宝乐二人瞬王,在下一那俊口但朗的续开外表要继下,后正如同口随仙人了一一般的吃,超本能凡脱青子俗。蛋尘

的卤风虽糊糊寒,过黏但也的接抵不意识过酒蛋下意的桶卤暖,了一可很拿出快,袋里当尘储物青子又从说出过去此番几包到来递了,要不但将王宝乐宝乐下王带走愣神后,子的王宝尘青乐眨来在了眨了起眼,的吃赶紧咔嚓吧唧咔嚓吧唧零食嘴,几包飞速出了取出速取了几嘴飞包零吧唧食,吧唧咔嚓赶紧咔嚓眨眼的吃眨了了起宝乐来,后王在尘带走青子宝乐的愣将王神下来要,王番到宝乐出此不但子说递了尘青几包快当过去可很,又的暖从储酒意物袋不过里拿也抵出了寒但一桶风虽卤蛋俗秋

凡脱下意般超识的人一接过同仙黏糊下如糊的外表卤蛋朗的,尘那俊青子人在本能的二的吃古装了一身穿口,波漾随后湖水正要色下继续竟月开口美毕,但面很下一这画瞬,原本王宝起来乐就喝了高举口的酒壶我一,热一口情的渐你与他光渐碰杯夜湖

色月“来着秋,师旁就兄,湖泊咱们坐在走一一起个!宝乐

与王没有两壶结束拿出,卤索性蛋之起来后,笑了王宝复也乐又绪恢取出乐情了十王宝几串眼看涂抹青子了辣口尘椒的着开生鸡缓笑腿,底松一边乐心喝着王宝酒,酒么一边还有施法师兄散出发生火焰事的烘烤了此,随推动后在名的尘青量莫子的股力呆滞有一下,是另王宝么就乐那合要边好是巧似拿真的不完要么一样件事,又信这取出他相了大在可量的虽还肉串心结以及笑了各种宝乐烧烤子王食品尘青,直凝望至王之谊宝乐同门居然你我取出挑拨了一暗中口锅谁在,在楚是里面查清炖了我会一只时间大鹅一些,还给我洒了导致半盘分所青花的养椒后为你,整月成个画那紫风骤要让变,我想俨然是因从仙终究意化件事作了但这凡尘是我

弟不“吃小师啊,开口师兄轻声你别宝乐和我着王客气他望。”开时

次睁青子后再有些半晌头大了眼的看闭上着正最终连吃喝尽带喝一口的王酒水宝乐少的,揉下不了揉面剩眉心将里,继酒壶续开接过口。默默

子他宝乐尘青,我于人要带勿施你去不欲一个己所

罢了不等挣扎尘青是在子说究也完,但终王宝洒脱乐将看似酒壶如今里的直至酒水甚至一口如此喝完不是,眼何尝睛朦身又胧中他自侧头灭而冲着神俱师兄而形傻笑迹从,随的轨后脑命运袋一变了歪,被改直接动下倒了扰推下来的干,昏旁人睡过是在去。子正

个女看如的那此,道侣尘青为他子岂要成能不注定明白原本王宝确懂乐这子的是不尘青想走懂的,故子是意如尘青此,相信于是话他哭笑一句不得了这中他问出右手只是抬起子他一挥尘青,顿者是时一推动股无后的形之定背力散据认出,为证落入去作王宝此就乐体会因内,更不将其开口酒气主动瞬间青子消散兄尘后,外师王宝不意乐无他也奈的答案睁开没有眼,宝乐不等何王尘青体如子开致具口,动所他忽后推然一在背拍额有人头。许是

也或不好合了,师的巧兄我是真要走或许了,件事我妈亡这给我的灭规定朋友,每人与天凌失亲晨一的消点前文明必须联邦到家将是,我结果们明意外天说一个啊。出现”说但凡着,里面王宝而这乐赶巧合紧站太过起,事也就要系此离去的联,但完全下一生了瞬,椁产随着的棺尘青王星子右与冥手一发终指,的爆王宝支般乐的力透双腿乐潜就直王宝接被使得凝固从而在了刺激原地乐的,任王宝凭他的对如何形成挣扎突然,也太过只是选择上半月的身可终紫以动战最,但那一双腿人的就好然道似与与悠大地提起长在不会一起生都般,这一怎么或许也挪宝乐动不口王了。动开

子主师兄尘青我不若非想走甚至啊”思索王宝想去乐哭也不丧着碰触脸,不去回头心底望向埋在尘青个结子。将这

只有青子做的头痛他能的一释怀瞪眼难以

始终“宝活也乐,宁生冥宗受安虽陨边享落,母身可这了父些年回到还是缈城有一归缥些隐乐回姓埋王宝名者直至延续一战下来的那,形道人成了悠然一个始于隐性结起的宗个心门,结这你身有心为冥的确子,内心我是乐的你师王宝兄,秋风要代叶动师尊池荷送你觉满去那人不里归酒醒宗修夜半行!含义

隐藏“师解的兄,难理我爸人很妈年有外纪大话也了,这句我舍出的不得浓问他们意更,我的酒担心乍起这一宝乐走,让王归来寒也时他微的们已着微寿元来带消失旧吹,我风依

有秋“此静唯事师周安兄会冽四为你光冷分担么月,你过的的父发生母,真实也是情是我的的事长辈身上,我内你会送冥梦他们想问延寿一直丹,兄我增添口师二百声开年寿兄轻元,的师不成面前问题凝望,而递出两百酒壶年后后将,你多最怎么壶之也都了半回来乐喝了,王宝届时熏而我还人微会帮可让你搜口就寻延是一寿丹烈只!”酒很

大口啊?下一多谢头喝师兄接仰,不眼直过师看一兄我都不女朋壶看友都了酒在联接住邦,以他我走静所了她的平们怎这么么办起来啊,面看我怕是表等我不像回来内心时,刻的她们乐此都是王宝别人表了的老似代婆了打乱”王涟漪宝乐过的赶紧荷划开口面秋,试被湖图打快又消师但很兄的深邃念头下了

只剩“没佛也事,影仿以你的倒现在水内于联入湖邦的连映身份虑就,你忧无的女的无人,年少谁敢的是抢?带走”尘痕迹青子月的淡淡是岁开口下的,右散留手抬风吹起一被秋挥,发丝直接随着就卷早已起王稚气宝乐似乎,升身影空离子的地,尘青似要师兄离开凝望地球木湖

着青眼看背对如此的他,王青年宝乐走到顿时少年焦急起从

意渐“我迁秋不想季变去啊刻四,我如此还没长一当联的成邦总今天统,走到师兄一路我们少年商量初的一下从当,等宝乐我卸了王任后见证,我起也立刻的崛就跟元纪你走这灵行不院在行。缈道

了缥“宝见证乐!湖泊”半这片空中由来,尘字的青子湖名脚步青木一顿院内,低缈道头看是缥向被的就自己话说卷起这句的王少年宝乐恰似,神欢快色凝其意重。牧之

悠悠不是年华师兄青木这里患你不近决隐情理底解,是逸彻因未劳永央族走一的天跟我道即就是将到要么来,百年它每沉睡一次十年出现内每,都棺椁会横么在扫整你要个星浩劫空,避开一旦从而察觉在内冥宗沉睡气息让你,就就是会直目的接镇椁的压,这棺而你送来修为师尊太弱此地,没达到有任方能何抵前行抗之月里力,在岁一旦它能被察转使,将法逆会瞬以此间身空中死道入时消!能送

觉只“所道察以我族天之前未央数次避开和你来为说,力送要你大法做好初以准备尊当,我是师将带椁就你走的棺,只存在有将星中你带冥王去我内的冥宗盟境延续系联下的太阳隐宗而你,在庇护那里给你获得息可我冥存一宗残亡尚存天底灭道的有彻祝福却没,才半但可让溃大你具虽崩备避天道开未冥宗央族而我天道天道之力唯有!”道的

抗天或许能对你自至宝己已超级有所一种察觉成是,所以看谓天上可道,实际实际天道上可所谓以看察觉成是有所一种己已超级你自至宝或许,能之力对抗天道天道央族的,开未唯有备避天道你具,而可让我冥福才宗天的祝道虽天道崩溃残存大半冥宗,但得我却没里获有彻在那底灭隐宗亡,下的尚存延续一息冥宗,可去我给你你带庇护有将!!走只

带你“而我将你太准备阳系做好联盟要你境内你说的冥次和王星前数中,我之存在所以的棺道消椁,身死就是瞬间师尊将会当初被察以大一旦法力之力送来抵抗,为任何避开没有未央太弱族天修为道察而你觉,镇压只能直接送入就会时空气息中,冥宗以此察觉法逆一旦转,星空使它整个能在横扫岁月都会里前出现行,一次方能它每达到到来此地即将,师天道尊送族的来这未央棺椁是因的目情理的,不近就是这里让你师兄沉睡不是在内凝重,从神色而避宝乐开浩的王劫!卷起

自己“你向被要么头看在棺顿低椁内步一每十子脚年沉尘青睡百空中年,乐半要么行宝就是行不跟我你走走,就跟一劳立刻永逸后我,彻卸任底解等我决隐一下患!商量

我们“你师兄,如总统何选联邦择?没当!”我还

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请订阅正版;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若对您的权益造成损害,请告知,我们将及时删除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
QQ群
分享
追书 评论 打赏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