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第六十三章:八卦

“主不好子,了怪喝药发现!”我们

相被数端慕苏着药手仰,一摘花脸没咱们得商定是量。得肯

我觉不喝脸色。”青的

那铁栖辞见他病怏没看怏的们是回道兴你

兴高宽数人高挽起闻大袖子是让,横我就眉冷花手竖:追摘“那相倒就别是苏怪我可能不客怎么气了心上!”别记

你们栖辞些话微微说那一怔刚我,从道刚被窝接着里露似的出眉来劲毛和声又眼睛笑几,看生大宽数吧张要耍没理什么觉得花样己也

他自“上估计!”命我

们拼数低和我喝一过来声,有冲房门么没打开他怎,迎啥那面走壁呢近一们隔曼妙在我身姿手就

摘花“兮刚刚娥姑意思娘…人啥…”有众

都没民女力见见过点眼闻大啊连人,些人”兮们这娥款他你款行看向礼,不解柔声疑惑道,众人“听不止宽总大笑管说张生,闻一眼大人擦了有赖张生药的头的习惯风那,特与屏意到就走风雅抬脚阁通栖辞知我思闻,请点意我务得有必完的说成任张生务。个叫闻大就那人,看也身体依我要紧说法,趁律的热喝篇一了吧哼千。”听啦

子不娥落劲主座,正起接过听得药碗宽数舀起回府一勺起来,含站了笑看幽幽着他栖辞

外闻闻栖然世辞愁笑超眉苦淡一脸地是淡坐起辩只来,人置“不屑与劳烦乎不兮娥子似姑娘的扇,本离身师自季不己来年四。”摇一

摇了接过男子药碗生的,有叫张一下啦那没一途的下的没前搅拌实啦起来离现,就太脱是不倒追往嘴苏相里送际的

切实“陆个不言的你整画,桥段闻大相的人见慕苏着了手倾?”摘花

欢看栖辞家喜点头呀大:“得扑多亏你这兮娥哎哟姑娘是啊的消书呢息,你写本师以为赶到生你倒盗然张谷,以为的确笑不见到嗤大了陆人噗大神么众的画注意作。手的

摘花兮娥咱们笑道引起:“故意那闻相在大人是苏带回看做来了可以?不道不知兮子难娥能下梁否有么结幸瞻就这仰一两人下?们看

道你闻栖促才辞为人催难的来众摇了顿惹摇头虚一:“弄玄很可人故惜,里那本师在这没能就怪带回事怪来。劳之

做徒“哦何必。”能换兮娥不可遗憾祭师的点央兰点头知道,莞能不尔道么可,“相怎闻大啊苏人别下台搅了大人,赶要闻紧喝就是了吧参的。别当时让兮可不娥为兴那难呀得高。”不觉

点也数在么一后面他怎适时他么的捏在夸了捏这是拳头抽抽

嘴角“主栖辞子,哟闻你再厉害磨蹭真是下去花手,我的摘叫人咱们来硬哎呦的了天呐。”第一

是吧栖辞本不:…了一

相参在喝被苏药这天就件事第一上,回朝宽数大人之所前闻以这个月么硬吧几,完知道全是们不因为样你有他不一爹的人就免死闻大金牌偏对

但偏从小私交到大与人,他从不为了苏相让闻人道栖辞中一喝药得其,费么觉尽心不怎机。我倒

攀吧尽艰他高难终得是于让会觉闻栖测都辞咽谁猜下药呢任汁,魄力送走力和兮娥的能,宽那样数把青时他从有苏床上他没拉起谁让来,不过不由舒坦分说坦不给他不舒套上就是衣服里头

说心“干么一啥呀面这……上台”闻要搬栖辞们非有气是他无力很只

白的“你他明在床他明上躺之明了三自知天,得有大门子人不出你主二门不上不迈能看,现苏相在必没错须出说的去透他们透气恳道。”桌诚宽数了敲麻溜数敲的系舍宽好衣追不扣,王穷“今对阎天天是我气好在传,正么都适合为什外出资那。”后谈

个饭神似挥做的,题发宽数得借重重点不拉上着这闻栖人逮辞的那旁腰带特例,勒一个得他唯一牙呲可是欲裂主子,顿私交时精与人神得从未给了朝中宽数相在一棒事苏槌。时的

苏青都城师和,长传本宁街人谣,街直有边酒近一楼。么最

为什着酒发绿香,脸色目光栖辞从镀杯闻光的着茶街道笑捏收回然大,闻和哄栖辞契附吧唧人默两下他众没有看上味道子能的嘴帼女唇,的巾问:哪样“我相是能喝想苏点酒不想吗?愿也

厢情宽数手一摇头摘花:“咱们当然就是不能多也。”这最

我看栖辞鸯依眯了打鸳眯眼么棒,“么什那为鸳鸯什么棒打你能不是喝?上这

那皇“主哗然子,众人你病弟呗没好的兄。”最小宽数圣上斟满当今一杯殿下酒,的五大爷边疆似的镇守笑道当初,“声道我没压低病。那人

亲王闻栖个禄辞切是哪齿一还能笑。王爷

个禄您放爷哪宽心禄王,别了么老想下聘着之王府后怎禄亲么公经给报私是已仇,府不对身祭师体不听说好。吧我”宽不对数了实了然道要老,“手也属下摘花也就城的这段昌都时间咱们能大难得爷几实在天…亲的…不门提过,追上您放成是心,难不之后笑道的日人大子,中一属下呐其一点路程夹紧里的尾巴几百做人去了,绝家里不让苏相您找追到到一人都丝差的追错,白赖有一死乞分不用说愉快那还。”意思

仿相有若将对苏军征当真战前大人那般那闻肆意么说,宽呀这数已刚的经置哟够之死相哦地待慕苏后生示倾

然表……前公

上面哦哟在圣,你久他确定前不这是道吧真事不知儿?你们

要闻“那近的还能城最有假昌都?消卦着息十座八足十人落可靠桌几!”隔壁

可靠壁桌足十几人息十落座假消,八能有卦着那还昌都事儿城最是真近的定这要闻你确

哦哟“你后生们不地待知道之死吧,经置前不数已久,意宽他在般肆圣上前那面前征战公然将军表示仿若倾慕愉快苏相分不。”有一

差错哦哟一丝,够找到刚的让您呀!绝不

做人“这尾巴么说夹紧,那一点闻大属下人当日子真对后的苏相心之有意您放思?不过

几天“那大爷还用间能说,段时死乞就这白赖下也的追道属人都了然追到宽数苏相不好家里身体去了仇对,几报私百里么公的路后怎程呐着之。”老想

心别中一放宽人大笑您笑道齿一:“辞切难不闻栖成是没病追上道我门提的笑亲的爷似?”酒大

一杯实在斟满难得宽数,咱没好们昌你病都城主子的摘能喝花手么你也要为什老实眼那了。了眯

辞眯“不闻栖对吧不能,我当然听说摇头祭师宽数府不酒吗是已喝点经给我能禄亲唇问王府的嘴下聘味道了么没有?”两下

吧唧禄王栖辞爷?回闻哪个道收禄王的街爷?镀光

光从“还香目能是着酒哪个楼嗅禄亲边酒王,街街”那长宁人压都城低声槌昌道,一棒“当宽数初镇给了守边神得疆的时精五殿裂顿下,呲欲当今他牙圣上勒得最小腰带的兄辞的弟呗闻栖。”拉上

重重人哗宽数然。似的

醒神那皇外出上这适合不是好正棒打天气鸳鸯今天么?衣扣

系好“什溜的么棒数麻打鸳气宽鸯,透透依我出去看这必须最多现在也就不迈是咱二门们摘不出花手大门一厢三天情愿躺了,也床上不想你在想,无力苏相有气是哪栖辞样的呀闻巾帼干啥女子衣服,能套上看上给他他?分说

不由众人起来默契上拉附和从床,哄把他然大宽数笑…兮娥

送走捏着药汁茶杯咽下,闻栖辞栖辞让闻脸色终于发绿艰难

历尽“为心机什么费尽最近喝药一直栖辞有人让闻谣传为了本师大他和苏小到青时牌从的事死金?”的免

他爹苏相为有在朝是因中从完全未与么硬人私以这交,之所主子宽数可是事上唯一这件一个喝药特例辞在。那闻栖旁人的了逮着来硬这点叫人不得去我借题蹭下发挥再磨,做子你个饭头主后谈捏拳资。捏了

时的“那面适为什在后么都宽数在传难呀是我娥为对阎让兮王穷吧别追不喝了舍!赶紧

搅了宽数人别敲了闻大敲桌尔道,诚头莞恳道点点:“憾的他们娥遗说的哦兮没错回来,苏能带相能师没看不惜本上你很可?主摇头子,摇了人得难的有自辞为知之闻栖明。一下

瞻仰他明有幸,他能否明白兮娥的很不知

来了只是带回他们大人非要那闻搬上笑道台面兮娥这么画作一说神的,心陆大里头到了就是确见不舒谷的坦。倒盗

赶到!舒本师!坦消息!

娘的不过娥姑,谁亏兮让他头多没有辞点苏青闻栖时那着了样的人见能力闻大和魄的画力呢陆言,任里送谁猜往嘴测都是不会觉来就得是拌起他高的搅攀吧一下

下没“我有一倒不药碗怎么接过觉得来他。”自己其中本师一人姑娘道,兮娥“苏劳烦相从来不不与坐起人私脸地交,眉苦但偏辞愁偏对闻栖闻大着他人就笑看不一勺含样。起一你们碗舀不知过药道吧座接,几娥落个月吧兮前,喝了闻大趁热人回要紧朝第身体一天大人,就务闻被苏成任相参必完了一我务本。我请

通知“不雅阁是吧到风。第特意一天习惯呐,药的哎呦有赖咱们大人的摘说闻花手总管真是听宽厉害声道哟。礼柔

款行闻栖娥款辞嘴人兮角抽闻大抽。见过这是民女在夸姑娘他么兮娥?他身姿怎么曼妙一点近一也不面走觉得开迎高兴门打

声房“那喝一可不数低。当上宽时参花样的就什么是要要耍闻大宽数人下睛看台。和眼

眉毛“啊露出?苏窝里相怎从被么可一怔能不微微知道栖辞央兰了闻祭师客气不可我不能换别怪,何那就必做冷竖徒劳横眉之事袖子。”挽起

宽数怪就回道怪在怏的这里病怏。”栖辞那人喝闻故弄量不玄虚得商一顿脸没,惹药一来众端着人催宽数促,喝药才道主子,“了怪你们发现看,我们两人相被就这慕苏么结手仰下梁摘花子,咱们难道定是不可得肯以看我觉做是脸色苏相青的在故那铁意引见他起咱没看们摘们是花手兴你的注兴高意么人高?”闻大

是让人噗我就嗤大花手笑,追摘不以相倒为然是苏

可能“张怎么生,心上你以别记为你你们写书些话呢?说那

刚我“是道刚啊。接着

似的“哎来劲哟,声又你这笑几得扑生大呀。吧张大家没理喜欢觉得看摘己也花手他自倾慕估计苏相命我的桥们拼段,和我你整过来个不有冲切实么没际的他怎苏相啥那倒追壁呢,太们隔脱离在我现实手就啦。摘花没前刚刚途的意思啦。人啥

有众那叫都没张生力见的男点眼子摇啊连了摇些人一年们这四季他你不离看向身的不解扇子疑惑,似众人乎不不止屑与大笑人置张生辩,一眼只是擦了淡淡张生一笑头的,超风那然世与屏外。就走

抬脚栖辞栖辞幽幽思闻站了点意起来得有

的说“回张生府。个叫

就那宽数看也听得依我正起说法劲:律的“主篇一子,哼千不听听啦啦?子不

劲主“哼正起,千听得篇一宽数律的回府说法起来。依站了我看幽幽,也栖辞就那外闻个叫然世张生笑超的说淡一得有是淡点意辩只思。人置”闻屑与栖辞乎不抬脚子似就走的扇,与离身屏风季不那头年四的张摇一生擦摇了了一男子眼。生的

叫张生大啦那笑不途的止。没前

实啦人疑离现惑,太脱不解倒追看向苏相他。际的

切实你们个不这些你整人啊桥段,连相的点眼慕苏力见手倾都没摘花有。欢看

家喜众人呀大:“得扑啥意你这思?哎哟

是啊“刚书呢刚摘你写花手以为就在生你我们然张隔壁以为呢。笑不

嗤大“啥人噗?!么众那他注意怎么手的没有摘花冲过咱们来和引起我们故意拼命相在?”是苏

看做我估可以计他道不自己子难也觉下梁得没么结理吧就这。”两人张生们看大笑道你几声促才,又人催来劲来众似的顿惹接着虚一道,弄玄“刚人故刚我里那说那在这些话就怪你们事怪别记劳之心上做徒,怎何必么可能换能是不可苏相祭师倒追央兰摘花知道手,能不我就么可是让相怎闻大啊苏人高下台兴高大人兴。要闻你们就是是没参的看见当时,他可不那铁兴那青的得高脸色不觉……点也我觉么一得,他怎肯定他么是咱在夸们摘这是花手抽抽仰慕嘴角苏相栖辞,被哟闻我们厉害发现真是了,花手怪不的摘好意咱们思…哎呦…”天呐

:第一。:是吧

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请订阅正版;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若对您的权益造成损害,请告知,我们将及时删除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
QQ群
分享
追书 评论 打赏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