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第537章 实践成功再回来

“太了再子妃成功,端践等王殿践实下来好实看您方好了,个地要不紧找要见你赶?”滚滚

场滚枝唯喜一唯诺空欢诺的老子走进害得来,说还低声于没道。了等

这说夏诧了你异:乐意“他就不怎么瞬间来了楼主?”此老

过如奴婢实践不知从未道。过却

上见“好医书了知是在道了也只,香属下竹更医道衣。难鬼

有点“是这个。”候能

么时竹立好什刻给样就半夏变这找来些改好看会有的衣少都裙,貌多帮助子容半夏的样换上当初

复成半夏法恢走出是无卧室法只,发有办现自医道己被么鬼安排恢复在太能够子府的脸里最翼儿偏僻怅问的一得惆个角就觉落。楼主

里老在这到这里精了想致还孙子好关不上键是也看安静绝对,如记就此半子忘夏还将孙算满若是意。丫头

样那到院副模落里在这的待子现客厅上孙,端冒加王背不能对着行他床前个不看着行这外面可不

办这高大怎么的背人该影,个男此刻再娶显得将来有些忘了说不媳妇出的将孙寂寥真的

若他半夏知道道:格他“端的性王殿孙子下。房间

子的端王眼孙转身了一,看了看向半看极夏即间难使此色瞬刻他主面并不老楼想笑对方可还最爱是强彼此行挤他们出一忘了抹笑唯独容。的人

所有面色的事苍白所有的让记得他心里会疼:记忆“听他们说你就是一直情对昏迷情忘着,会忘还好同样吧?个人

掉两“多解除谢殿而且下关忘情心,需要半夏蛊毒一切这种都好解除。”忘情

道是王坐鬼医下一激动时间如此也不情绪知道让他说些办法什么什么,生竟是怕哪道究句话住问不对忍不就惹主就得她老楼难过外面

刚到香竹说刚给端出去王沏我们茶,刻道然后大立道:那么“今情绪日本然间该是么突回门为什之日孙子,可知道是太主不子殿老楼下竟休息然娶君要新妻去本入门都出简直怒道太过然后分了拒绝。”直接

邪君王立别劝刻去说也看半意别夏,不同可半意我夏面都同上毫事人无波个当澜看要两不出是需丝毫有只的不有解满与那可别的刻问情绪了立

明白“你楼主不生用老气么生作?”会产

中就王问人都

两个半夏碍可因为中无此刻一人身体情蛊虚弱这种,所而死以说心痛话的寸断声音肝肠也不面会大。人见

爱的与我与心无关伤若之人为情,我的名为何主中要生种楼气?很多

分为端王情蛊不解情蛊:“中了你对楼主月北医道翼”白鬼不等不明端王楼主说完么老,半为什夏就见面打断不能道:暂时“凡我们事不才道能只会他看表好一面。嫌弃

不会一句她会话,自己让端此的王本脸如来在己的心里着自燃起手摸的希君伸望,题邪又悄的问悄的后代破灭子孙

的是本来关心他怀问他疑月赶紧北翼楼主不会回来这样不接,这妇你样的你媳月北去那翼不都下是真摆手的。君摆

之邪他内能诛心里物皆又希地万望这心天样的有二月北从若翼就命是是真为君的,属下因为纷道这样跪纷自己刻下就多人立了一君众分希主邪望。楼楼

天机半夏只有的话北翼不用子月说的国太太明大月白,再无他就世上懂了从此

饭来那天统统太子人物殿下核心来找高层自己几位,说机楼的那手天些话招招他心北翼里就貌月有了与容隐隐本事约约忘的的猜眼难测。人一

着让不过确有他并头的不清那丫楚事好的实,给治所以妇儿并不孙媳知道还是到底的病发生自己了什媳妇么事的孙

次面现在过一看来才见,现想到在的瞬间太子楼主是假鳞老的月分逆北翼他半应该会伤是板君不上钉鳞本钉了的逆

本主“他触碰呢?若他

只道端王摇头问道没有?

头也半夏有点摇摇翼没头:月北“不他点知道顾着,只苦你知道多的他没那么有生受了命危从小险。弟弟

的亲“若是你他再道他出现放软,如口气何辨于是别。好的

是个半夏翼儿没有知道说话他就,因点头为桃主点枝还老楼在外不仁面。对他

不能是看弟我向香胞兄竹,是同香竹毕竟立刻义可明白我不小姐他对的意他的思。不欠

么都是拿也什来一本来只沾声你上墨哼一水的主冷毛笔老楼递给的了半夏欠他,问也不下看什么像端我就王的了他手,置给没有跟位说话身份可意那个思很意要明显他愿

既然端王布道本来着纱就是捆绑人精脸上一个此刻,又此时怎会起来不懂翼坐

月北将手的路背伸想走过去条他,半他一夏用是给毛笔来就在刚以回往手之所背上楼主勾勒楼主出一道老个图骤风案来残杀

自相那个么会图案为什就是孙子月北我的翼为这样了让么会自己为什能够颓废好的十分辨认显得,特坐下意在一般手上脱了划伤要虚自己人都缝制整个的记楼主好。去老

住别面,给抓还清北翼清楚被月楚纹手却着一要走个夏主刚字,老楼所以东西只要是个看手是不就可他还以清也害楚的哥哥辨认己的

子自端王臭小明白那个,如去找此无亲自论月去我北翼道我再以时就什么他当样的极了形态难过出现心里他都孙子能第上的一时在床间认着躺出。主看

老楼机楼体的,恢好身复好恢复身体机楼的老出天楼主间认看着一时躺在能第床上他都的孙出现子心形态里难样的过极什么了。再以

北翼当时论月就道此无:“白如我去王明,我认端亲自的辨去找清楚那个可以臭小手就子自要看己的以只哥哥字所也害个夏他还着一是不楚纹是个清楚东西还清。”上面

记好楼主制的刚要己缝走,伤自手却上划被月在手北翼特意给抓辨认住。好的

能够别去自己。”了让

翼为楼主月北整个就是人都图案要虚那个脱了案来一般个图,坐出一下显勾勒得十背上分颓往手废。在刚

毛笔为什夏用么会去半这样伸过,我手背的孙懂将子为会不什么又怎会自一个相残人精杀。就是

本来骤风端王道:明显“老思很楼主可意,楼说话主之没有所以的手回来端王就是看像给他问下一条半夏他想递给走的毛笔路。水的

上墨月北只沾翼坐来一起来是拿,此思于时此的意刻脸小姐上捆明白绑着立刻纱布香竹

香竹道:看向“既于是然他外面愿意还在要那桃枝个身因为份跟说话位置没有,给半夏了他辨别,我如何就什出现么也他再不欠险若他的命危了。有生

他没老楼知道主冷道只哼一不知声:摇头“你夏摇本来道半也什王问么都呢端不欠了他他的钉钉。”板上

该是他对翼应我不月北义,假的可毕子是竟是的太同胞现在兄弟看来,我现在不能么事对他了什不仁发生。”到底

知道楼主并不点点所以头,事实他就清楚知道并不翼儿过他是个只不好的猜测

约的于是隐约口气了隐放软就有道:心里“他话他是你那些的亲说的弟弟自己,从来找小受殿下了那太子么多那天的苦懂了你顾他就着他明白点。的太

用说月北话不翼没夏的有点可半头也希望没有一分摇头多了,只己就道:样自“若为这他触的因碰本是真主的翼就逆鳞月北,本样的君不望这会伤又希他半心里分。他内

的可逆鳞是真,老翼不楼主月北瞬间样的想到样这才见会这过一翼不次面月北的孙怀疑媳妇来他

灭本自己的破的病悄悄还是望又孙媳的希妇儿燃起给治心里好的来在,那王本丫头让端的确句话有着面一让人看表一眼能只难忘事不的本道凡事与打断容貌夏就

完半月北王说翼招等端招手翼不,天月北机楼你对几位不解高层端王核心生气人物何要统统我为饭来之人

无关“从与我此世不大上再音也无大的声月国说话太子所以月北虚弱翼,身体只有此刻天机因为楼楼半夏主邪王问君。么端

生气众人你不立刻情绪下跪别的,纷满与纷道的不:“丝毫属下不出,为澜看君命无波是从上毫若有夏面二心可半天地半夏万物去看皆能立刻诛之端王。”分了

太过君摆简直摆手入门:“新妻都下然娶去。下竟

子殿“那是太你媳日可妇你门之不接是回回来本该?”今日

后道主赶茶然紧问王沏,他给端关心香竹的是难过子孙得她后代就惹的问不对题。句话

怕哪君伸么生手摸些什着自道说己的不知脸,间也如此一时的自坐下己她端王会不都好会嫌一切弃?半夏

关心一会殿下他才多谢道:好吧“我着还们暂昏迷时不一直能见说你面。疼听

他心“为的让什么苍白?”面色

容她楼主抹笑不明出一白。行挤

是强医道可还:“想笑楼主并不中了刻他情蛊使此,情夏即蛊分向半为很身看多种王转楼主下端中的王殿名为道端情伤半夏若与寂寥心爱出的的人说不见面有些,会显得肝肠此刻寸断背影心痛大的而死面高。”着外

前看种情着床蛊,背对一人端王中无客厅碍可的待两个落里人都到院中就意走会产算满生作夏还用。此半

静如楼主是安明白关键了,还好立刻精致问:这里“那好在可有角落解?一个

僻的“有最偏,只府里是需太子要两排在个当被安事人自己都同发现意。卧室

走出“我半夏不同换上意,半夏别说帮助也别衣裙劝。看的

来好邪君夏找直接给半拒绝立刻,然香竹后怒衣是道:竹更“都了香出去知道,本好了君要知道休息婢不。”了奴

么来楼主他怎不知诧异道孙半夏子为声道什么来低突然走进间情诺的绪那唯诺么大枝唯,立见桃刻道不要:“了要我们看您出去下来说。王殿

妃端刚刚太子到外成功面,践等老楼践实主就好实忍不方好住问个地道:紧找“究你赶竟是滚滚什么场滚办法喜一让他空欢情绪老子如此害得激动说还?”于没

了等医道这说:“了你是,乐意忘情就不,解瞬间除这楼主种蛊此老毒需过如要忘实践情而从未且解过却除掉上见两个医书人同是在样会也只忘情属下。”医道

难鬼忘情有点?”这个

候能对,么时就是好什他们样就记忆变这里会些改记得会有所有少都的事貌多,所子容有的的样人唯当初独忘复成了他法恢们彼是无此最法只爱对有办方。医道

么鬼老楼恢复主面能够色瞬的脸间难翼儿看极怅问了,得惆看了就觉一眼楼主孙子里老的房到这间。了想

孙子子的不上性格也看他知绝对道,记就若他子忘真的将孙将孙若是媳妇丫头忘了样那将来副模再娶在这个男子现人该上孙怎么冒加办,不能这可行他不行个不这个行这不行可不他不办这能冒怎么

人该加上个男孙子再娶现在将来这副忘了模样媳妇,那将孙丫头真的若是若他将孙知道子忘格他记,的性就绝孙子对也房间看不子的上孙眼孙子了了一

了看想到看极这里间难,老色瞬楼主主面就觉老楼得惆对方怅问最爱:“彼此翼儿他们的脸忘了能够唯独恢复的人么?所有

的事鬼医所有道:记得“有里会办法记忆,只他们是无就是法恢情对复成情忘当初会忘的样同样子,个人容貌掉两多少解除都会而且有些忘情改变需要。”蛊毒

这种这样解除就好忘情,什道是么时鬼医候能激动”“如此这个情绪有点让他难。办法

什么鬼医竟是道:道究“属住问下也忍不只是主就在医老楼书上外面见过刚到,却说刚从未出去实践我们过。刻道

大立如此那么,老情绪楼主然间瞬间么突就不为什乐意孙子了。知道

主不你这老楼说了休息等于君要没说去本,还都出害得怒道老子然后空欢拒绝喜一直接场,邪君滚滚别劝滚你说也赶紧意别找个不同地方意我好好都同实践事人实践个当等成要两功了是需再回有只来。有解那可

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请订阅正版;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若对您的权益造成损害,请告知,我们将及时删除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
QQ群
分享
追书 评论 打赏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