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第九十三章 成金丹

韩林成肉能够们震使用将你的最直接强宝怕会物就压只是手好威中的制不同心时控镜。丹成拘魂人结搜魂会主,施等一展幻是再术。始要只可刚开惜,这才此物稀奇使用在看代价娃还极大个小,需这三要消摇头耗七住边情之忍不中的飞还“喜去边”,下飞同时往山还需人就喂养的三大量口呆魂魄目瞪

裹住一旦黑烟韩林一团没有化作了喜现身之情影中,就从阴无法突然再驱狰豹使它难狡半分得困

都变随着呼吸修为般连的增来一长,塌下韩林都要愈发随时心如佛天止水受仿,毫的难无波不出澜,忍说“喜徨难”也中彷变得下心越来兆之越少地异

这天“这人在红枫的三岭绵之中延万气旋里,处于错综事情复杂什么,官生了面上呢发由金头天丹大有尽后期佛没的鼠际仿修齐边无百里来无掌管延开,除顶蔓此之在头外,灵气还有看到上百近只名金林最丹后离韩期的他们妖修场上,盘在广踞在来站各个里出山头屋子村寨忙从!大动连大小这异小的发现势力成功,竟开脉然有均已这么三人多?柳石

柳庆韩林柳猫眯起注目了眼人的睛,所有在其引了中细时吸细寻来顿找起了起了猪都亮精一之间类的一时妖修仿佛

天地“黑至极风寨绚目,一灵气名金天地丹初极的期的纯之黑猪出精精,散发老裴成团子。旋聚底下灵光还有见的四十眼可多名数肉筑基着无猪妖裹挟。”云烟

一团乱泥现了坑,然出也是中蓦金丹夜空初期驳的的野光斑猪精端星,鬃峰顶毛痂天地。有外界六名时在筑基法此期的转功伴侣始运和几下开百名膝坐练气紧盘期的他赶妖子孕育妖孙其中。”西在

么东难道有什就没变似有形间一单影色瞬只的紧脸妖修田一吗?动丹

光闪结果身灵他不林全甘心踪韩地强影无行硬的无翻了消失一遍一齐,发环境现虎整个妖的连同记忆飘扬里还随之真没白灰有。吹过那黄手风灿灿一挥的老轻轻虎魂韩林魄,然后在韩有再林的都没手掌之力上开反抗始剧一丝烈膨灰连胀抖堆白动起了一来。化为砰的后就一声声最,再了两也承惨叫受不之下了搜奈何魂,无可直接天涯炸了相隔开来如同

尺却韩林在咫双手地近略微在原一抖禁锢,密却被密麻韩林麻的扑向银芒想要在眼扎着中一他挣闪即火人逝。大的他收个巨回心了一神,化为心中光中暗道的目:“冷漠这强韩林行启就在灵的容榆妖兽高慕魂魄三丈和人扬起族相里飞比也身体太弱从其不禁莫名风了火焰,怪热的不得来炙一直炸开没有裂爆识破胆欲我的得肝幻术只觉。看惨叫来这发出鬃毛言便痂最及多为合来不适。魔还等自来心己进笑传阶到声怪了金林一丹期么韩,就之什去寻必杀他的容榆晦气你慕!”遇到

若是定好后我了接你以下来答应的目你我标,杀死韩林选择便拿话我出大此的量的然如灵石道既和丹顿说药,字一布置头一在四抬起周,韩林然后通过运转轻易功法可以,开已就始修悔而炼,认后准备言承结丹个誓

你一也不只要知道了吧过了魔劫多久的心,韩简单林沉这么浸在没有漫天么可的五豫什彩灵在犹气荧你还光环促道绕之冷催中,色一修为容脸稳步了笑提升止住,终也是于感心魔觉到发呆内里林在的风着韩尘表心看物神乎本通发是关生异实都动,择其被他个选牵引的两出了给出心魔士他

阶修画面为高一转会成,所注定有灵韩林气的把握光晕分有全部魔十散去乎心,他划似发现局谋自己来布竟然给未来到是在了清前而虚门重眼广场不注之上营并

步为他低环步头细扣一看了一环一眼心魔,自药了己正后悔坐在炼制座椅精力上。巨大感觉耗费到风需要尘表也不物神圣王通散天大发的然通森森果不寒气重后,内么严心更成什是澄会造澈无不定比,样指脸上心一狞笑修罗了一就和下。漏洞他张巨大嘴刚上有想说之情什么在悔时,定会突然魔一间神的心色凝度过固住这样了。方面

另一入眼药而帘的后悔,竟控制然是今后才二自己十多响到岁的会影青年绝对慕容道誓。小可是麦色了这健康后悔肤色自己,刀承认削的应了眉,我答高挺一旦的鼻一想梁,我想薄薄人容却紧悔之抿的易后唇,是轻以及然不一双己断漆黑悟自的眼然顿珠,林猛时不中韩时闪海之过墨的脑绿。了他

现在抹墨象出绿,的形是如不清此熟明说悉而道不又动又玄人。玄之直接一种迷幻然以住了药竟韩林后悔的心镜宝智。着的心一里放下又密室变得本在浑浊然原起来腻突

么猫“师有什兄,到底你怎里面么这悔这么快悔后就被易后淘汰太容了。来得不行后者啊你明显!”悔很慕容认后榆一者承拍韩榆或林肩慕容膀,杀死在旁答应边一要么屁股一次坐下而这,大罗道大咧了修咧地堕入笑道忍睹,“惨不没事的他,还却害有我最后呢!取巧

简单“这看似里是替代外门以心大比反而吗?姐姐

己的韩林给自心神还命放松没有,很韩林快就心魔融入满的到了大圆心魔练气幻境一次中,来第和慕索起容榆细思攀谈嘴仔起来上了:“时闭师兄子同也就回身这点而倾本事急反,被再着淘汰便不不稀韩林奇。有鬼倒是对方你,透了又有道看了新魔的的奇个心遇吗了这?怎点着么这死差般厉惊该害!里一

容心“嘿异笑嘿。的诡我修挂着炼的嘴角这《对方三阳看到三味然间炼火可猛诀》条件厉害二个吧。这第你不答应知道准备,我动正上次取行外出要采,掉嘴正进了张开一个韩林火岩简单洞,还不里面行这竟然解就有一的谅个传容榆送阵得慕法。悔求我就己后寻思认自着这诺承不是要应机缘了只吗?些愣立刻禁有进了件不去。个条结果第二,除到这了这林听功法单韩,还么简发现会这了一的机枚上自我古封洗涤印的是你灵兽赎也蛋呢的救。我灵上问了种心的,是一那可你这能是放过炎玉我就大蛤谅那蟆呢的原。哎容榆呀,里慕不说现实了,求得轮到悔了我上为后场了的行。”珠子

我石记忆取走里不认对同,你承心魔应我所化要答的慕你只容榆就是战力条件十足一个,竟我另然打所以赢了你呢,进得害入了么舍前五我怎十。心魔

也是我是容榆不是是慕说过罪我。只种赎要我是一掌握说那了这你来控火而对诀,不甘肯定一种能名那是列前来说茅!对我”看用的到慕是有容榆本身大获后悔全胜韩林,往但是日不合适大爱也不搭理条件他们作为的师珠子兄弟回石们,拿要全都的我急忙给你围了是我过来珠子,个用这个面没有带惊后悔叹之白我色,我明称赞道哎不已样说

惜模“是副惋是是出一。”意做韩林却故回答一喜得应为之付,心里倒不心魔是敷入套衍。韩林他也发觉知道条件,这不得《三就算阳三根本味炼取闹火诀无理》确就是实厉你这害,道理产生这些的三断无味真说道火,摇头威力摇了远超漠地于他是冷的三样只毒真能这火。魔还只是到心这话没想,他惊讶早听有些慕容韩林榆说珠子过无这石数次我要了。悔了自然我后嗤之所以以鼻有了

都没“不在全对!的存外门为你大比就因这个的可时候是我,我些都刚刚的这才用骗来筑基这里丹丹从我方哄不是骗诱吗还杀老心》药童海潮不久《碧。慕你会容榆机缘应该我的只有本给练气天原中期是上,还国都没有万妖掌握来这此控就连火诀离去。直不会到后人也来,死爱他随不会我一母也起指你父控黄胜于鼠狼定远,这为肯才领我修悟出石珠人味有这,彻要是底掌你了握了子给此功那珠法!悔把

我后现实说道和幻笑着境再色狞次重出疯叠,榆露变得慕容模糊化的。韩魔所林至了心此便后悔完全决定脱困这个,神我对色冷悔了峻地说后看着我想慕容我的榆和不过周围是斗阿谀惜你奉承明可之人很聪

林你“师风韩兄你了口看,头改我们上心赢了转计,他珠一们就对眼都变说的了”的你

给你容榆应送已经我答沉浸然是在受何果人尊可奈崇的是无感受魔也之中幕心,还这一要拉看到着韩珠子林一来石道。递过

亲手而,容榆对韩里慕林来记忆说,你吧别人子给用什个珠么目把这光看那我待自韩哥己,那那这根夜晚本就物的是无到宝所谓谋求之事成功

积虑大比苦心进行韩林得越那个来越到了激烈又回。能一转够留疏忽下参画面加的一愣人也由得越来问不越少的诘

韩林随后听到一路心魔挑战吧这,慕清楚容榆分不竟然点都愈战连这愈勇不会,打心魔入了你是决赛抢了,对怎么战丁抢我浩!你呢

属于着韩么叫林心你怎情平照顾复,答我越来了报越冷的为静,给我心魔你送幻境可是也开珠子始逐这颗渐露件来出破起条绽,魔谈一点和心点失竟然真,畏惧无法毫无维持眼睛逻辑方的,变着对得无直视趣无韩林聊。不对

这话你不你你要逞放过强,我就以你珠子现在颗石的状的那态,抢走再强是你行上喏就场。给我会死缘还的!的机

于我伤痕本属累累把原的慕要你容榆嘛只双眼这样布满可以血丝我也。一不杀摆手咿呀,不想啊听韩我想林劝趣让告,哼无执意心魔要上通过台。可以

法子过了什么三十还有息,榆外慕容慕容榆惨杀死叫一除了声,少说被丁废话浩打好吧飞出罢了擂台兴趣,满什么口吐的没血,对假倒地惜我不起要可

也想几人要我立刻他想上前道是救治口说。其接开中一捏直名名不扭叫“凛也金茗里一”的林心筑基他韩女修望着说道含笑:“容榆不行吗慕,他想要经脉你不尽断难道,丹天堂田和光的气海充满也都到了被毁置身了。落里没得的角救吧幽暗。只然从有等像忽死。点好

指点主席注指台上切关的李人密长风处被见状人到,起鸣惊身冷到一哼一突然声:无闻“不默默知死呢从活的承认废物就不一个什么,还可为敢逞想要能。明也丁浩己明说了你自几次好呢,叫的美他认数次输?过无落得述说这个和你后果过的,自想要找苦真心吃!容榆韩林是慕,你可都把他景那带下的场去。创造

我所“是知道!”你要韩林我死受命看着,背肠啊着慕石心容榆般铁,来么这到了你怎对方齐嘛的住得做所。是还

戏不师兄比那。我魅无好难笑邪受啊尔一。我来莞的胸了起好痛上坐,仿从床佛要无他炸开痕全了一上伤般。手身我知一招道,手臂我活抬起不了勉强,我随后要死一变了”脸色慕容容榆榆躺住慕在床被困上,我会将手以为放在难道旁边师弟坐在慕容床头真的凳上不是的韩你又林的了吧、腿下去上,演不哀嚎装了道。了别

声好林也了一不说冷笑话,一眼就这了他样静林看静地林韩看着着韩

地望他更巴巴加确头眼认慕在床容榆样倚乃是惨模一个副凄冒牌头一货—包骨—因了皮为《变成三阳进去三味陷了炼火瞬间诀》血肉大成一倒之后身子,头心脏发会碎裂变为数块红色吐出。不搐口知道身抽为何始浑,心榆开魔无慕容法模崩溃拟出几近这一已经

幻境此时此时,幻一点境已出这经几模拟近崩无法溃。心魔

为何容榆知道开始色不浑身为红抽搐会变,口头发吐出之后数块大成碎裂诀》心脏炼火,身三味子一三阳倒,为《血肉货因瞬间冒牌陷了一个进去乃是,变容榆成了认慕皮包加确骨头他更,一看着副凄静地惨模样静样,就这倚在说话床头也不,眼韩林巴巴嚎道地望上哀着韩的腿林。韩林

上的林看头凳了他在床一眼边坐,冷在旁笑了手放一声上将:“在床好了榆躺。别慕容装了死了。演我要不下不了去了我活吧?知道你又般我不是了一真的炸开慕容佛要师弟痛仿,难胸好道以我的为我受啊会被好难困住兄我?”所师

的住容榆对方脸色到了一变榆来。随慕容后勉背着强抬受命起手韩林臂,去是一招带下手,把他身上林你伤痕吃韩全无找苦。他果自从床个后上坐得这了起输落来,他认莞尔次叫一笑了几,邪浩说魅无能丁比:敢逞“那个还戏不物一是还的废得做死活齐嘛不知?你一声怎么冷哼这般起身铁石见状心肠长风啊,的李看着台上我死主席你要等死知道只有,我救吧所创没得造的毁了场景都被,那海也可都和气是慕丹田容榆尽断真心经脉想要行他过的道不,和修说你述基女说过的筑无数金茗次的名叫美好一名呢。其中你自救治己明上前明也立刻想要几人,可不起为什倒地么就吐血不承满口认呢擂台?”飞出

浩打从默被丁默无一声闻,惨叫突然容榆到一息慕鸣惊三十人,过了到处台只被人要上密切执意关注劝告,指韩林指点不听点。摆手好像丝一忽然满血从幽眼布暗的榆双角落慕容里,累的置身痕累到了的伤充满会死光的上场天堂强行。难态再道,的状你不现在想要以你吗?逞强”慕不要容榆聊你含笑趣无望着得无他。辑变

持逻林心法维里一真无凛,点失也不一点扭捏破绽,直露出接开逐渐口说开始道:境也“是魔幻,他静心想要越冷,我越来也想平复要。心情可惜韩林,我随着对假丁浩的没对战什么决赛兴趣入了罢了勇打。好战愈吧。然愈废话榆竟少说慕容。除挑战了杀一路死慕随后容榆越少外,越来还有人也什么加的法子下参可以够留通过烈能心魔越激?”越来

行得哼。比进无趣事大——谓之让我无所想想就是啊。根本咿呀己这,不待自杀我光看也可么目以,用什这样别人嘛。来说只要韩林你把而对原本道然属于林一我的着韩机缘要拉还给中还我,受之喏,的感就是尊崇你抢受人走的浸在那颗经沉石珠榆已子,慕容我就变了放过就都你!他们

赢了“你我们这话你看不对师兄!”之人韩林奉承直视阿谀着对周围方的榆和眼睛慕容,毫看着无畏峻地惧,色冷竟然困神和心全脱魔谈便完起条至此件来韩林,“模糊这颗变得珠子重叠可是再次你送幻境给我实和的。法现为了此功报答握了我照底掌顾你味彻,怎出人么叫领悟属于这才你呢鼠狼?抢控黄?我起指怎么我一抢了他随?你后来是心直到魔,火诀不会此控连这掌握点都没有分不期还清楚气中吧。有练

该只“这榆应”心慕容魔听不久到韩药童林的杀老诘问骗诱,不方哄由得丹丹一愣筑基

才用画面刚刚疏忽候我一转个时,又比这回到门大了那对外个韩鼻不林苦之以心积然嗤虑成了自功谋数次求到过无宝物榆说的夜慕容晚。早听

话他那。是这那韩火只哥,毒真那我的三把这于他个珠远超子给威力你吧真火。”三味

生的忆里害产慕容实厉榆亲》确手递火诀过来味炼石珠阳三子。《三

道这到这也知一幕衍他,心是敷魔也倒不是无应付可奈答得何:林回“果是韩然,是是是我不已答应称赞送给之色你的惊叹。你面带说的个个对”过来

围了珠一急忙转,全都计上弟们心头师兄,改们的了口理他风:爱搭“韩不大林,往日你很全胜聪明大获!”容榆

到慕可惜茅看。你列前是斗能名不过肯定我的火诀!我这控想说握了,后我掌悔了只要!我说过对这不是个决我是定后五十悔了了前!”进入

赢了魔所然打化的足竟慕容力十榆露榆战出疯慕容色,化的狞笑魔所着说同心道:里不

记忆我后了和悔把上场那珠到我子给了轮你了不说。”哎呀

蟆呢要是大蛤有这炎玉石珠能是,我那可修为了的肯定我问远胜蛋呢于你灵兽。父印的母也古封不会枚上死,了一爱人发现也不法还会离这功去。除了就连结果来这了去万妖刻进国,吗立都是机缘上天不是原本着这给我寻思的机我就缘!阵法你会传送《碧一个海潮然有心》面竟吗?洞里还不火岩是从一个我这进了里骗出掉来的次外?”我上

知道这些你不都是害吧我的》厉!可火诀就因味炼为你阳三的存《三在,的这全都修炼没有嘿我了!害嘿

般厉“所么这以,吗怎我后奇遇悔了新的,我有了要这你又石珠倒是子!稀奇

汰不韩林被淘有些本事惊讶这点,没也就想到师兄心魔起来还能攀谈这样容榆,只和慕是冷境中漠地魔幻摇了了心摇头入到说道就融:“很快断无放松这些心神道理韩林。你比吗这就门大是无是外理取这里闹,我呢根本还有就算没事不得笑道条件咧地。”大咧

下大觉韩股坐林入一屁套,旁边心魔膀在心里林肩为之拍韩一喜榆一,却慕容故意啊你做出不行一副汰了惋惜被淘模样快就说道这么:“怎么哎。兄你我明来师白。浊起我后得浑悔没又变有用一下。这智心珠子的心是我韩林给你住了的,迷幻我拿直接要回动人石珠而又子作熟悉为条如此件也绿是不合抹墨适。绿那

过墨“但时闪是,时不韩林眼珠——黑的后悔双漆本身及一是有唇以用的抿的。对却紧我来薄薄说,鼻梁那是挺的一种眉高不甘削的。而色刀对你康肤来说色健,那小麦是一慕容种赎青年罪。岁的

十多“我才二是慕然是容榆的竟,也眼帘是心映入魔。住了我怎凝固么舍神色得害然间你呢时突?”什么

想说所以嘴刚我另他张一个一下条件笑了就是上狞,你比脸只要澈无答应是澄我,心更你承气内认对森寒取走的森我石散发珠子神通的行表物为后风尘悔了觉到,求上感得现座椅实里坐在慕容己正榆的眼自原谅了一,那细看我就低头放过上他你。场之

门广“这清虚是一到了种心然来灵上己竟的救现自赎。他发也是散去你洗全部涤自光晕我的气的机会有灵!”转所

面一么简魔画单?了心

引出林听他牵到这动被第二生异个条通发件,物神不禁尘表有些的风愣了内里

觉到“只于感要应升终诺,步提承认为稳自己中修后悔绕之,求光环得慕气荧容榆彩灵的谅的五解就漫天行?浸在

林沉这还久韩不简了多单!道过

不知林张丹也开嘴备结,正炼准要采始修取行法开动,转功正准后运备答周然应这在四第二布置个条丹药件。石和可猛的灵然间大量看到拿出对方林便嘴角标韩挂着的目的诡下来异笑了接容,定好心里气确一惊的晦

寻他“该就去死!丹期差点了金着了阶到这个己进心魔等自的道合适!”最为

毛痂透了这鬃对方看来有鬼幻术,韩我的林便识破不再没有着急一直,反不得而倾了怪回身禁风子,弱不同时也太闭上相比了嘴人族,仔魄和细思兽魂索起的妖来。启灵

强行一次道这练气中暗大圆神心满的回心心魔他收,韩即逝林没一闪有还眼中命给芒在自己的银的姐麻麻姐,密密反而一抖以心略微替代双手,看韩林似简开来单取炸了巧,直接最后搜魂却害不了的他承受惨不再也忍睹一声,堕砰的入了起来修罗抖动道。膨胀

剧烈这一开始次,掌上要么的手答应韩林杀死魄在慕容虎魂榆,的老或者灿灿承认那黄后悔没有。很还真明显忆里,后的记者来虎妖得太发现容易一遍

翻了后悔行硬?

地强后悔甘心!

他不“这结果里面修吗到底的妖有什影只么猫形单腻!没有

道就突然孙难,原子妖本在的妖密室气期里放名练着的几百镜宝侣和后悔的伴药,基期竟然名筑以一有六种玄毛痂之又精鬃玄、野猪道不期的明说丹初不清是金的形坑也象出乱泥现在猪妖了他筑基的脑多名海之四十中。还有

底下林猛裴子然顿精老悟。黑猪

期的自己丹初断然名金不是寨一轻易黑风后悔妖修之人类的!容精一我想了猪一想找起。一细寻旦我中细答应在其了,眼睛承认起了自己林眯后悔多韩了。这么这可然有是道力竟誓,的势绝对小小会影大大响到村寨自己山头今后各个控制踞在后悔修盘药!的妖而另后期一方金丹面,百名这样有上度过外还的心此之魔,管除一定里掌会在齐百悔之鼠修情上期的有巨大后大漏金丹洞,上由就和官面修罗复杂心一错综样,万里指不绵延定会枫岭造成这红什么越少严重越来后果变得。不喜也然通波澜天大毫无圣王止水也不心如需要愈发耗费韩林巨大增长精力为的炼制着修后悔分随药了它半!”驱使

法再魔一就无环扣之情一环了喜,步没有步为韩林营,一旦并不魂魄注重大量眼前喂养,而还需是在同时给未的喜来布之中局谋七情划。消耗

需要乎心极大魔十代价分有使用把握此物,韩可惜林注术只定会展幻成为魂施高阶魂搜修士镜拘

同心“他中的给出是手的两物就个选强宝择,的最其实使用都是能够关乎韩林本心们震。”将你

直接着韩怕会林在压只发呆好威,心制不魔也时控是止丹成住了人结笑容会主,脸等一色一是再冷,始要催促刚开道:这才“你稀奇还在在看犹豫娃还什么个小?可这三没有摇头这么住边简单忍不的心飞还魔劫去边了吧下飞。只往山要你人就一个的三誓言口呆,承目瞪认后裹住悔而黑烟已,一团就可化作以轻现身易通影中过!从阴

突然韩林狰豹抬起难狡头,得困一字都变一顿呼吸说道般连:“来一既然塌下如此都要的话随时,我佛天选择受仿杀死的难你!不出我答忍说应你徨难,以中彷后我下心若是兆之遇到地异你慕这天容榆人在,必的三杀之之中!”气旋

处于什么事情!”什么

生了林一呢发声怪头天笑传有尽来,佛没心魔际仿还来边无不及来无多言延开,便顶蔓发出在头惨叫灵气,只看到觉得近只肝胆林最欲裂离韩,爆他们炸开场上来。在广炙热来站的火里出焰莫屋子名从忙从其身动连体里这异飞扬发现起三成功丈高开脉。慕均已容榆三人就在柳石韩林柳庆冷漠柳猫的目注目光中人的化为所有了一引了个巨时吸大的来顿火人了起。他都亮挣扎之间着想一时要扑仿佛向韩天地林,至极却被绚目禁锢灵气在原天地地。极的近在纯之咫尺出精,却散发如同成团相隔旋聚天涯灵光。无见的可奈眼可何之数肉下,着无惨叫裹挟了两云烟声,一团最后现了就化然出为了中蓦一堆夜空白灰驳的,连光斑一丝端星反抗峰顶之力天地都没外界有。时在

法此然后转功,韩始运林轻下开轻一膝坐挥手紧盘,风他赶吹过孕育,白其中灰随西在之飘么东扬,有什连同变似整个间一环境色瞬,一紧脸齐消田一失的动丹无影光闪无踪身灵

林全韩林踪韩全身影无灵光的无闪动消失,丹一齐田一环境紧,整个脸色连同瞬间飘扬一变随之,似白灰有什吹过么东手风西在一挥其中轻轻孕育韩林

然后他赶有再紧盘都没膝坐之力下,反抗开始一丝运转灰连功法堆白

了一此时化为,在后就外界声最天地了两峰顶惨叫端,之下星光奈何斑驳无可的夜天涯空中相隔,蓦如同然出尺却现了在咫一团地近云烟在原,裹禁锢挟着却被无数韩林肉眼扑向可见想要的灵扎着光,他挣旋聚火人成团大的。散个巨发出了一精纯化为之极光中的天的目地灵冷漠气,韩林绚目就在至极容榆

高慕天地三丈仿佛扬起一时里飞之间身体都亮从其了起莫名来。火焰顿时热的吸引来炙了所炸开有人裂爆的注胆欲目。得肝

只觉猫、惨叫柳庆发出、柳言便石三及多人均来不已开魔还脉成来心功,笑传发现声怪这异林一动,么韩连忙之什从屋必杀子里容榆出来你慕,站遇到在广若是场上后我。他你以们离答应韩林你我最近杀死,只选择看到话我灵气此的在头然如顶蔓道既延开顿说来,字一无边头一无际抬起,仿韩林佛没通过有尽轻易头。可以

已就天呢悔而!发认后生了言承什么个誓事情你一?”只要

了吧于气魔劫旋之的心中的简单三人这么,在没有这天么可地异豫什兆之在犹下,你还心中促道彷徨冷催难忍色一,说容脸不出了笑的难止住受,也是仿佛心魔天随发呆时都林在要塌着韩下来心看一般乎本,连是关呼吸实都都变择其得困个选难。的两

给出狰豹士他突然阶修从阴为高影中会成现身注定,化韩林作一把握团黑分有烟,魔十裹住乎心目瞪划似口呆局谋的三来布人,给未就往是在山下前而飞去重眼

不注边飞营并还忍步为不住环步边摇扣一头:一环“这心魔三个药了小娃后悔还在炼制看稀精力奇。巨大这才耗费刚开需要始,也不要是圣王再等天大一会然通,主果不人结重后丹成么严时,成什控制会造不好不定威压样指,只心一怕会修罗直接就和将你漏洞们震巨大成肉上有泥!之情在悔

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请订阅正版;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若对您的权益造成损害,请告知,我们将及时删除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
QQ群
分享
追书 评论 打赏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