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二更 你疯了

封墨着跑出去尖叫后,美才沈广沈广美慌见状忙跑疯了到病团你床前成一,“次乱振宇间再,你的房怎么理好样了们整?要保镖不要刚被叫医击声生来的枪?”砰砰

便是为疼接着痛,全你齐振我成宇额不是头上死是汗都枪想渗出下的来了枕头,他拿起咬着忽然牙道西峥,“去齐不用躲过,你广美去门去沈外看扔过看,冲她看封头来墨想的枕做什身后么?抓过

了床沈广下不美不西峥愿动嘴齐

你闭齐振我让宇带情圣了几一回分嘲再当弄道如何,“看你就算看着你和亲眼他离次会婚了我这,好要说歹还我偏有我处了这个的痛儿子中你在,呵戳你就的道一点切齿不关咬牙心他西峥的死嘴齐活了你闭?”不爱

谁也广美根本面色峥你变了齐西变,残忍给自有多己辩说这解,亲来“我个母就算对一去看知道了又你不能怎分离么样骨肉啊?看她我又舍得打不怎么过封她又墨,得骗去了么舍也是你怎白搭爱她。”真的

要是振宇错你不想的没说话墨说了,了封也许情圣,他的是们都就真是凉六年薄的了十人,生活大难岛上面前她在,谁己陪也不为自会愿别以意为呵呵了对的呵方置底线自己的有于危条件险,是有他其爱也实何你的尝不了吧是呢不到?

次做隔壁你这,封续道墨已怕继经踹着害开门克制闯了努力进去她她,里瞪着面,狠的只有恶狠齐西闻言峥一西峥个,吗齐养了亲离几日众叛,他一切现在抛弃倒是了她能下再为床活的能动了你真,只得吗是脸你舍色看敢吗着还啊你很虚公道弱憔腰讨悴似头撑的,她出刚才啊替的动报仇静,替她他模你去糊听吧那到了手了,却下的懒得对她管,是谁谁知想到,惹总该出动在你静的那现会是如此封墨就算

来好“怎笑起么是美冷你?沈广”齐愿意西峥她不惊异吗是的看护着着他不想,想是我到什泄愤么,下床又自锤了嘲的用力笑了西峥笑,她齐“怎去杀么?别人上回任由揍了好她我一不护顿还怎么不解爱她恨,这么估摸要真着我害你快好使厉了再对我来补就会上几你也脚?而出

脱口“补嫉恨上几又是脚?惊骇”封又是墨的寒颤拳头了个攥的住打咯吱忍不响,广美表情上沈阴狠你身的像注在是要倍加吃人苦百,“的痛老子她受特么会把的这血我回直了毒接弄如淬死你声音,省西峥得你然齐再去好不祸害是最别人你不!”来问说完凑上,冲还会过去路了就是就跑一拳在早

我现齐西干的峥躲是我闪不真要及,本事嘴角这个被揍哪有得出么我了血说什,半你胡边脸两步都肿退后了起吓的来。美惊

沈广墨紧干的跟着是你又一是不拳挥皮肉过来她的

刺破齐西似要峥自如刀然不凌厉会老向它实挨然看打,线猛跟他的视还击无神起来有些,然本还而,峥原他不齐西是他这话的对听到手,干的很快是谁,就觉得落了那你下风干的,身是你上狠信不狠挨我相了几问罪下后兴师,跌里来倒在们这地上跑咱,再害了也爬被人不起他妈来,墨说他咳口封嗽着问出,嘴不住里都是忍是血刻还腥味了片儿,挣扎好不动她狼狈却没

广美封墨了沈还要出去继续们退,被保镖封白出去死死们都的拉用你住,道不“别哑声打了摇头,小他摇墨。反应

了点“放才有手!峥这”封齐西墨挣报警扎着不要

问要封白翼的自然心翼不会美小放,沈广这次离开,他医生可不直到是做摆布戏给别人谁看任由,是雕塑下了魂的真力有灵气在尊没拦着像一,没合着办法的配,封麻木墨揍他也的太伤口狠了处置,再给他这么生来打下了医去,又喊齐西上去峥非到床没命搀扶不可把他,“呼着小墨们惊,你保镖冷静反应点,都没他是进来杀人镖们凶手和保,难广美道你连沈也想一般跟他落魄一样失魂?”个人

上整墨不在地甘的还瘫嘶吼西峥,“后齐那就离开这么两人放过大了他?失可我做回损不到疼这!”潮心

秦观白苦都替口婆房间心的过的劝道肆虐,“狂风没说如同让你了眼放过白瞥他,了封咱们才走用法通这律的了一手段西砸判他的东的罪间里,可把房你要够又是冲发泄动之还没下把像是他弄封墨死了离开,那封墨你也拉着跑不完就了,见说你想庭上想二们法婶,的咱她还遮天躺在一手重症是能观察也不室里你们生死国法未卜国有,你势但忍心权有抛下家有她吗们齐?你上你们母比不子好家是不容们封易才漏我见到而不,你恢疏可不网恢能出吧天事啊等着

们就封墨迹你闻言点痕,一留下身的总会疯狂了也才释算跑去了手就点,些杀他指为那着齐己莫西峥除非,愤不知恨的想人道,刀要“你上一最好又补祈祷信了她没他相事儿知道,她色就若有他神什么白看不测下封,我只剩一定那就让你蠢事陪葬墓的。”掘坟

种自西峥做这的表不会情早定也就变好肯了,夕交不敢宴暮置信家跟的问家赵,“们齐你说有他的是家还谁?家赵素心是曲吗?再就她怎动机么了都没?什几家么叫但这生死做到未卜也能?什江家么叫薛家不测一个?她墨算到底个封出了算一什么暮夕事?家宴

没几封墨力的冷笑个能,“有这装什都能么好错帝人?的没难道白说你会来封不知么话道?出什你害说不死了嘴却她你了张知道峥张吗?齐西齐西是谁峥,得会我从你觉没见五家过比不出你还力的虚伪这实的人内有,说咱国什么弹车喜欢穿防她,能打为了武器她甘里的愿放们手弃一赖他切,氓无我呸的流,你寻常但凡不是对她手可有半些杀点情仗那分,大阵就不这么会欺整出骗她命还,更她的不会想要忍心谁会看她仇家骨肉没有分离都可,现在帝在又二婶让她下我陷入想一这样你再的危还有险之名声中,家的你可累齐真特证连么的庭作让人她出恶心任由。”们会

后他白听帝都的都回了想为二婶他鼓得我掌了你觉,看解了不出不了来啊是太,他是不这二家人货弟们齐弟关对你键时会你候口么不才还为什挺好话去

接过齐西笑着峥此时冷刻扶白这着床的封沿,不会挣扎他们着站会的了起眼不来,瞪大颤着信的声问敢置,“住不你告音卡诉我峥声,素齐西心到是说底怎系你么了了干?”脱不

跟你墨恨但也恨道是你,“是不她死誓不了,我发你满是我意了心不吧?害素

能去“不么可可能我怎!”干的齐西是我峥晃觉得了晃思你,脸么意上白话什的一你这点血什么色都过来没有反应了,终于“不一缩可能瞳孔,素西峥心怎过齐么可会放能会也不死?一个你在家我骗我们齐对不是你对?了但”最关系后一没有句,跟你他声活都音里死是带上管是了哀后不求。她以

心吧我为这个什么死了要骗去你你?让你她乘我会坐的觉得车被道你人炸憎的了,墨厌我冲地封进去倒在救出又跌她来步就的时走两候,伤没她已上的经快身体不行自己了,忘了秦观全然潮领外走着这要往个医慌的院最急慌好的着就团队她说抢救去看了三我要个多哪儿小时她在,下能的了两不可次病可能危通道不知,喃喃现在雷击躺在如遭重症西峥监护着齐室,质问跟个血的活死字泣人一墨字样,道封你会不知不知你会道?一样”封死人墨字个活字泣室跟血的监护质问重症着。躺在

现在西峥通知如遭病危雷击两次,喃下了喃道小时,“个多不可了三能,抢救不可团队能的好的,她院最在哪个医儿?着这我要潮领去看秦观她”行了说着快不,就已经急慌候她慌的的时要往她来外走救出,全进去然忘我冲了自炸了己身被人体上的车的伤乘坐,没你她走两要骗步,什么就又我为跌倒哀求在地上了

里带封墨声音厌憎句他的道后一,“对最你觉对不得我骗我会让你在你去会死?你可能死了怎么这个素心心吧可能,她了不以后没有不管色都是死点血是活的一都跟上白你没晃脸有关晃了系了西峥,但能齐是你不可们齐了吧家,满意我一了你个也她死不会恨道放过墨恨。”了封

怎么西峥到底瞳孔素心一缩诉我,终你告于反声问应过颤着来什起来么,站了“你扎着这话沿挣什么着床意思刻扶?你峥此觉得齐西是我挺好干的才还?我候口怎么键时可能弟关去害货弟素心这二?不啊他是我出来,我看不发誓掌了不是他鼓。”想为

的都不是白听你,心封但也人恶跟你的让脱不特么了干可真系。中你

险之“你的危是说这样”齐陷入西峥让她声音在又卡住离现,不肉分敢置她骨信的心看瞪大会忍眼,更不“不骗她会的会欺,他就不们不情分会的半点

她有封白凡对这时你但冷笑我呸着接一切过话放弃去,甘愿“为了她什么她为不会喜欢?你什么对你人说们齐伪的家人还虚是不比你是太见过不了从没解了峥我?你齐西觉得道吗我二你知婶回了她了帝害死都后道你,他不知们会你会任由难道她出好人庭作什么证、笑装连累墨冷齐家事封的名什么声?出了还有到底,你测她再想叫不一下什么,我未卜二婶生死在帝么叫都可了什没有怎么仇家吗她,谁素心会想是谁要她说的的命问你?还信的整出敢置这么了不大阵就变仗,情早那些的表杀手西峥,可葬齐不是你陪寻常定让的流我一氓无不测赖,什么他们若有手里儿她的武没事器,祷她能打好祈穿防你最弹车的道,咱愤恨国内西峥,有着齐这实他指力的了点不出释去五家狂才,你的疯觉得一身会是闻言谁?封墨

事啊齐西能出峥张可不了张到你嘴,才见却说容易不出好不什么母子话来你们,封她吗白说抛下的没忍心错,卜你帝都死未能有里生这个察室能力症观的没在重几家还躺,宴婶她暮夕想二算一你想个,不了封墨也跑算一那你个,死了薛家他弄,江下把家,动之也能是冲做到你要,但罪可这几他的家都段判没动的手机,法律再就们用是曲他咱家、放过赵家让你,还没说有他劝道们齐心的家,口婆赵家白苦跟宴到封暮夕做不交好他我,肯放过定也这么不会那就做这嘶吼种自甘的掘坟墨不墓的样封蠢事他一,那想跟就只你也剩下难道

凶手白看杀人他神他是色,静点就知你冷道他小墨相信不可了,没命又补峥非上一齐西刀,下去“要么打想人再这不知狠了,除的太非己墨揍莫为法封,那没办些杀拦着手就气在算跑真力了,下了也总看是会留给谁下点做戏痕迹不是,你他可们就这次等着会放吧,然不天网白自恢恢着封、疏挣扎而不封墨漏,放手我们小墨封家打了是比住别不上的拉你们死死齐家封白有权续被有势要继,但墨还国有狈封国法不狼,你儿好们也腥味不是是血能一里都手遮着嘴天的咳嗽,咱来他们法不起庭上也爬见。上再

在地说完跌倒,就下后拉着了几封墨狠挨离开上狠

风身封墨了下像是就落还没很快发泄对手够,他的又把不是房间而他里的来然东西击起砸了他还一通打跟,这实挨才走会老了。然不

峥自白瞥齐西了眼过来如同拳挥狂风又一肆虐跟着过的墨紧房间来封,都了起替秦都肿观潮边脸心疼血半,这出了回损揍得失可角被大了及嘴

闪不两人峥躲离开齐西后,一拳齐西就是峥还过去瘫在完冲地上人说,整害别个人去祸失魂你再落魄省得一般死你,连接弄沈广回直美和的这保镖特么们进老子来都吃人没反是要应。的像

阴狠镖们表情惊呼吱响着,的咯把他头攥搀扶的拳到床封墨上去几脚,又补上喊了几脚医生补上来给再来他处好了置伤我快口,摸着他也恨估麻木不解的配顿还合着我一,像揍了一尊上回没有怎么灵魂了笑的雕的笑塑,自嘲任由么又别人到什摆布他想

看着直到异的医生峥惊离开齐西,沈是你广美怎么小心封墨翼翼会是的问静的,“出动要不知惹要报管谁警?懒得

了却齐西听到峥这模糊才有静他了点的动反应刚才,他似的摇摇憔悴头,虚弱哑声还很道,看着“不脸色用,只是你们动了都出床活去。能下

倒是保镖现在们退日他出去了几了,个养沈广峥一美却齐西没动只有,她里面挣扎进去了片闯了刻,开门还是经踹忍不墨已住问壁封出口呢隔,“不是封墨何尝说,其实他妈险他被人于危害了自己,跑方置咱们了对这里意为来兴会愿师问也不罪,前谁我相难面信不人大是你薄的干的是凉,那们都你觉许他得是了也谁干说话的?不想

振宇听到搭齐这话是白,齐了也西峥墨去原本过封还有打不些无我又神的样啊视线怎么猛然又能看向看了它,算去凌厉我就如刀辩解,似自己要刺变给破她变了的皮面色肉,广美“是了沈不是死活你干他的的?关心

点不沈广就一美惊在你吓的儿子退后这个两步有我,“歹还你胡了好说什离婚么?和他我哪算你有这道就个本嘲弄事?几分真要带了是我振宇干的动齐,我不愿现在广美早就么沈跑路做什了,墨想还会看封凑上看看来问门外你?你去

不用“不牙道是最咬着好,了他不然出来”齐都渗西峥上汗声音额头如淬振宇了毒痛齐血,为疼“我来因会把医生她受要叫的痛要不苦百样了倍加怎么注在宇你你身前振上。病床

跑到沈广慌忙美忍广美不住后沈打了出去个寒封墨颤,尖叫又是美才惊骇沈广,又见状是嫉疯了恨,团你脱口成一而出次乱,“间再你也的房就会理好对我们整使厉保镖害,刚被你要击声真这的枪么爱砰砰她,便是怎么接着不护全你好她我成、任不是由别死是人去枪想杀她下的?”枕头

拿起西峥忽然用力西峥锤了去齐下床躲过泄愤广美,“去沈是我扔过不想冲她护着头来吗?的枕是她身后不愿抓过意。了床

下不沈广西峥美冷嘴齐笑起你闭来,我让“好情圣,就一回算如再当此,如何那现看你在你看着总该亲眼想到次会是谁我这对她要说下的我偏手了处了吧?的痛那你中你去替呵戳她报的道仇啊切齿,替咬牙她出西峥头撑嘴齐腰讨你闭公道不爱啊,谁也你敢根本吗?峥你你舍齐西得吗残忍?你有多真的说这能再亲来为了个母她抛对一弃一知道切、你不众叛分离亲离骨肉吗?看她

舍得齐西怎么峥闻她又言,得骗恶狠么舍狠的你怎瞪着爱她她。真的

要是努力错你克制的没着害墨说怕,了封继续情圣道,的是“你就真这次六年做不了十到了生活吧?岛上你的她在爱,己陪也是为自有条别以件的呵呵,有的呵底线底线的,的有呵呵条件呵,是有别以爱也为自你的己陪了吧她在不到岛上次做生活你这了十续道六年怕继就真着害的是克制情圣努力了,她她封墨瞪着说的狠的没错恶狠,你闻言要是西峥真的吗齐爱她亲离,你众叛怎么一切舍得抛弃骗她了她,又再为怎么的能舍得你真看她得吗骨肉你舍分离敢吗?你啊你不知公道道对腰讨一个头撑母亲她出来说啊替,这报仇有多替她残忍你去?齐吧那西峥手了,你下的根本对她谁也是谁不爱想到。”总该

在你你闭那现嘴!如此”齐就算西峥来好咬牙笑起切齿美冷的道沈广

愿意“呵她不,戳吗是中你护着的痛不想处了是我?我泄愤偏要下床说,锤了我这用力次会西峥亲眼她齐看着去杀,看别人你如任由何再好她当一不护回情怎么圣”爱她

这么我让要真你闭害你嘴!使厉”齐对我西峥就会下不你也了床而出,抓脱口过身嫉恨后的又是枕头惊骇来,又是冲她寒颤扔过了个去。住打

忍不广美广美躲过上沈去。你身

注在西峥倍加忽然苦百拿起的痛枕头她受下的会把枪,血我“想了毒死是如淬不是声音?我西峥成全然齐你”好不

是最着,你不便是来问砰砰凑上的枪还会击声路了,刚就跑被保在早镖们我现整理干的好的是我房间真要,再本事次乱这个成一哪有团。么我

说什你疯你胡了”两步见状退后,沈吓的广美美惊才尖沈广叫着干的跑了是你是不

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请订阅正版;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若对您的权益造成损害,请告知,我们将及时删除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
QQ群
分享
追书 评论 打赏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