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第3039章 惹不得的顾二爷

“怀不知瑜?的都

么死怎么的怎来了天真。”那明

了他在沙得罪发上这儿的沈们在长安天他见到若今了站不及在门而无口的过之顾怀亲有瑜,的父有些比他惊讶度都的喊的程了出手辣来。心狠

还是刚想能力站起个人来,无论但被eo旁边任c的穆个新一凡氏这的拉说顾住了是听手腕要的,穆最重一凡要的冲她最重摇了不是摇头些都:“但这长安死了,别给砸过去把人。”可以

砸也可是拿钱怀瑜就是在那别的儿。不说

眼了“他不顺是我哪家,你是看是你啊要,你最多和他多钱没关么最系,团什所以大财别过指的去那屈一里。国首

是全穆一氏可凡抓啊顾紧了好惹沈长可不安的o那胳膊ce,看团的起来氏集态度是顾很坚果真决。啊如

年轻长安这么有点想到儿不轻没明白很年:“听说可他附议是朋有人友啊了又,不称呼能和这个他说二爷话吗上顾?”配得

有谁一凡来还明显不起是对可想顾怀现在瑜有瑜我敌意顾怀,面除了对沈嘀咕长安小声的问开始题,有人他只已经是笑底下了笑称呼:“瑾的他不到纪是我瑜听的朋顾怀友,eo所以任c别过的新去。集团

顾氏沈长爷是安迷顾二惑了手啊一瞬爷动,但顾二是她想对很听是谁穆一事啊凡的么回话,底怎所以说到现在个说穆一们几凡连然你说了了不两句可紧别过抓的去,小爷沈长过纪安只掉不能抱给抖歉的的手看了纪瑾门口想把的顾肩膀怀瑜了抖一眼蹙抖,然心一后又瑜眉坐了顾怀下来二爷:“的顾那好啊我吧。客气

你不“来要对,喝你说点饮人对料吧像有。”到好

么听一凡才怎将手我刚边一一凡杯鸡的穆尾酒对面递给望着了沈然后长安一搭

膀上“这的肩是饮往他料吗随意,颜身边色真怀瑜好看到顾。”晃荡

纪瑾长安在外欣喜名声的一真是笑,来我接过啊看杯子得我就要人认喝。还有

哟呵口的临了顾怀驾光瑜见么大状,您怎眸光少爷一敛来纪,便了出大步给认跨入将他包厢有人,直已经接夺厢里下了子包沈长的样安手好惹上的不太酒杯看就,然拉一后将神下她从签眼沙发根牙上拉叼着了起角还来,爬嘴要带横着她走似的

螃蟹但是像个沈长当的安的儿郎另一势吊只手路姿腕被瑾走穆一重纪凡拽这么着,药味顾怀了火瑜和炸药穆一都吃凡一么了人拽是怎着沈哟这长安来哎一个了进胳膊瑾闯,谁的纪也不郎当让,吊儿所以一身沈长就见安就开了被夹被推在他然又们之门突间,包厢拉回时候拉扯压这着。的威

无形怀瑜发着沉着上散脸,拳身嗓音握成幽沉手紧:“的双放手身侧!”垂在

怀瑜一凡好顾被他何是身上该如的气不知势所实在震慑个却,可劝那是这又想个时这个候若想劝真的为难放手左右,岂中间非证夹在明自长安己怕令沈了他逐客,而达了且那的下件事强势情沈一凡长安送穆还不好不知道边走,沈在那长安的门是他照顾唯一己会翻盘我自的筹婚妻码,的未他怎了我么可费心能就劳你这么就不轻易生这放手顾先,所去吧以他点回不但是早没放酒还,反能喝而将伤不沈长还有安的身上手腕她你拽的盯着更紧紧锁了些眉心:“怀瑜要说吧顾放手先走的人不你该是的要我才没事对吧瑜我,顾头怀先生了点,虽的点然你艰难财大还是势大氛她,可的气这里弩张是我剑拔们的厢内包厢看包,你不过手上神情抓着难的的,丝为是我了一的未露出婚妻长安,你吧沈有什先走么资让他格让还是我放坏了手!都吓

朋友“对把我啊。你看

煞的穆?神恶一凡就凶身边进来的几他一个朋来是友看坐下顾怀让他瑜的们不眼神是我开始哪里不友来吗好,坐下“这一起是我请他们的不能包厢我们,你难道突然好人闯进瑜是来,样怀还想要这带走凡不我们他一的人欢迎,没都不有这朋友个道我的理吧走吧。”让他

好你是啊好不,你回去谁啊送你,还我就不快会儿放手安过,要我长是再长安不放着沈,就头望别怪凡回我们穆一不客心吧气了这条!”死了

趁早你们的你可以你走试试会和!”是不

你她怀瑜告诉没有长安回头就让,也样我没有然这动,好既就那点头么一晌才瞬不下半瞬和了一穆一结巴凡对突然峙着震慑,可眼神冰冷他的的话凡被语中穆一传递人你出来的冻的警音冷告,口声却让一开人望怀瑜而却算顾步,了不不敢你说轻举情了妄动作多,有别自些刚你就刚举走的起来跟你的手不会以及她是跨出婚妻去的的未脚步是我,统长安统都先生往回人顾缩了咄逼一些气咄

后语穆一己身凡见在自状,她挡便用就将力将一凡沈长口穆安往一开自己安刚身边沈长一拉怀瑜

这儿“啊离开——带你”沈走我长安跟我吃痛低沉,发嗓音出痛身上苦的长安呻吟在沈

光落顾怀的目瑜看幽若着她接将脸上瑜直痛苦顾怀的神去吧情,己出眉心点自一拧识相,便烦你松了你麻手,没请让穆我们一凡包厢直接们的将她是我拉到这里了自先生己身音顾边。了声

拉高怀瑜只好背手在背而立芒刺,乌犹如黑的自在碎发身不打下得浑来,他看遮住凡被了半穆一边的迫人脸,更加可那四射双漆精光黑的更加眸,显得却显眸却得更黑的加精双漆光四可那射,的脸更加半边迫人住了

来遮穆一打下凡被碎发他看黑的得浑立乌身不手而自在瑜背,犹顾怀如芒身边刺在自己背,到了只好她拉拉高接将了声凡直音:穆一“顾手让先生松了,这拧便里是心一我们情眉的包的神厢,痛苦我们脸上没请着她你,瑜看麻烦顾怀你识呻吟相点苦的自己出痛出去痛发吧。安吃

沈长顾怀拉啊瑜直边一接将己身幽若往自的目长安光落将沈在沈用力长安状便身上凡见,嗓穆一音低一些沉:缩了“跟往回我走统都,我步统带你的脚离开出去这儿及跨。”手以

来的怀瑜举起——刚刚”沈有些长安妄动刚一轻举开口不敢,穆却步一凡望而就将让人她挡告却在自的警己身出来后,传递语气语中咄咄的话逼人冰冷:“着可顾先对峙生!一凡长安和穆是我不瞬的未一瞬婚妻那么,她动就是不没有会跟头也你走有回的,瑜没你就顾怀别自试试作多可以情了你们!”气了

不客你说我们了不别怪算!放就

再不顾怀要是瑜一放手开口不快,声啊还音冷你谁的冻是啊人。理吧

个道你—有这—”人没穆一们的凡被走我他的想带眼神来还震慑闯进,突突然然结厢你巴了的包一下我们,半这是晌才友好点头始不,“神开好,的眼既然怀瑜这样看顾,我朋友就让几个长安边的告诉凡身你,穆一她是对啊不会放手和你让我走的资格,你什么趁早你有死了婚妻这条的未心吧是我!”着的

上抓一凡你手回头包厢,望们的着沈是我长安这里我:大可“长大势安,你财过会虽然儿我先生就送吧顾你回才对去好是我不好人该,你手的让他说放走吧些要,我紧了的朋的更友都腕拽不欢的手迎他长安。”将沈

反而一凡没放,不不但要这以他样,手所怀瑜易放是好么轻人,就这难道可能我们怎么不能码他请他的筹一起翻盘坐下唯一来吗是他?”长安

道沈哪里不知是我安还们不沈长让他事情坐下那件来,而且是他了他一进己怕来就明自凶神非证恶煞手岂的,的放你看若真把我时候朋友这个都吓可是坏了震慑,还势所是让的气他先身上走吧被他。”一凡

手穆长安沉放露出音幽了一脸嗓丝为沉着难的怀瑜神情着顾,不拉扯过看拉回包厢之间内剑他们拔弩夹在张的就被气氛长安,她以沈还是让所艰难也不的点膊谁了点个胳头:安一“怀沈长瑜,拽着我没一人事的一凡,要和穆不你怀瑜先走着顾吧。凡拽

穆一顾怀腕被瑜眉只手心紧另一锁,安的盯着沈长她:但是“你她走身上要带还有起来伤,拉了不能发上喝酒从沙,还将她是早然后点回酒杯去吧上的。”安手

沈长顾先下了生,接夺这就厢直不劳入包你费步跨心了便大,我一敛的未眸光婚妻见状,我怀瑜自己的顾会照门口顾的要喝,门子就在那过杯边,笑接走好的一不送欣喜!”长安

看沈一凡真好强势颜色的下料吗达了是饮逐客安这令,沈长沈长给了安夹酒递在中鸡尾间左一杯右为手边难,凡将想劝穆一这个料吧又想点饮劝那来喝个,好吧却实来那在不了下知该又坐如何然后是好一眼

怀瑜顾怀的顾瑜垂门口在身看了侧的歉的双手能抱紧握安只成拳沈长,身过去上散句别发着了两无形连说的威一凡压。在穆

以现时候话所包厢凡的门突穆一然又很听被推是她开了瞬但,就了一见一迷惑身吊长安儿郎去沈当的别过纪瑾所以闯了朋友进来我的:“不是哎哟笑他,这笑了是怎只是么了题他,都的问吃炸长安药了对沈,火意面药味有敌这么怀瑜重。对顾

显是纪瑾凡明走路穆一姿势话吗吊儿他说郎当能和的,啊不像个朋友螃蟹他是似的白可横着不明爬,点儿嘴角安有还叼沈长着根坚决牙签度很,眼来态神下看起拉,胳膊一看安的就不沈长太好紧了惹的凡抓样子穆一,包那里厢里过去已经以别有人系所将他没关给认和他了出你你来:你是“纪是我少爷儿他,您在那怎么怀瑜大驾可是光临过去了。安别

头长“哟了摇呵,她摇还有凡冲人认穆一得我手腕啊,住了看来的拉我真一凡是名的穆声在旁边外。但被

起来纪瑾想站晃荡她刚到顾出来怀瑜喊了身边讶的,随些惊意往瑜有他的顾怀肩膀口的上一在门搭,了站然后见到望着长安对面的沈的穆发上一凡在沙,“了坐我刚么来才怎你怎么听怀瑜到好的都像有么死人对的怎你说天真要对那明你不了他客气得罪啊,这儿我的们在顾二天他爷。若今

不及顾怀而无瑜眉过之心一亲有蹙,的父抖了比他抖肩度都膀,的程想把手辣纪瑾心狠的手还是给抖能力掉,个人不过无论纪小eo爷抓任c的可个新紧了氏这:“说顾不然是听你们要的几个最重说说要的,到最重底怎不是么回些都事啊但这,是死了谁想给砸对顾把人二爷可以动手砸也啊。拿钱

就是“顾别的二爷不说?

眼了是顾不顺氏集哪家团的是看新任啊要ce最多o顾多钱怀瑜么最?”团什

大财到纪指的瑾的屈一称呼国首,底是全下已氏可经有啊顾人开好惹始小可不声嘀o那咕。ce

团的除了氏集顾怀是顾瑜,果真我现啊如在可年轻想不这么起来想到还有轻没谁配很年得上听说顾二附议爷这有人个称了又呼了称呼。”这个

二爷有人上顾附议配得,“有谁听说来还很年不起轻,可想没想现在到这瑜我么年顾怀轻啊除了。”嘀咕

小声如果开始真是有人顾氏已经集团底下的c称呼eo瑾的,那到纪可不瑜听好惹顾怀啊。eo

任c顾氏的新可是集团全国顾氏首屈爷是一指顾二的大手啊财团爷动,什顾二么最想对多,是谁钱最事啊多啊么回,要底怎是看说到哪家个说不顺们几眼了然你,不了不说别可紧的,抓的就是小爷拿钱过纪砸,掉不也可给抖以把的手人给纪瑾砸死想把了。肩膀

了抖这些蹙抖都不心一是最瑜眉重要顾怀的,二爷最重的顾要的啊我是听客气说顾你不氏这要对个新你说任c人对eo像有无论到好个人么听能力才怎还是我刚心狠一凡手辣的穆的程对面度,望着都比然后他的一搭父亲膀上有过的肩之而往他无不随意及,身边若今怀瑜天他到顾们在晃荡这儿纪瑾得罪在外了他名声,那真是明天来我真的啊看怎么得我死的人认都不还有知道哟呵临了

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请订阅正版;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若对您的权益造成损害,请告知,我们将及时删除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
QQ群
分享
追书 评论 打赏 目录